18 世纪的巴黎奢华

小暖时尚资讯网

我们是欧洲的鲜奶油。 ”1735年,伏尔泰这样描述巴黎。走进《巴黎:18世纪的生活与奢华》艺术展,你就能体会到这句话的真正含义:18世纪的巴黎不仅是一个引领时尚的世界奢侈品也是启蒙运动的发源地,也是科学与正义的象征。

谭伟/编译者

“巴黎就是整个世界,”法国剧作家马里沃德在 1734 年自豪地写道,“地球上所有其他地方都不过是它的郊区。”

美国洛杉矶J·保罗·盖蒂博物馆最近举办的《巴黎:18世纪的生活与奢华》艺术展似乎在一定程度上证实了这一观点:作为天主教专制政权的首都,18世纪的巴黎世纪的巴黎是嚣张专横,也是欢乐喧嚣。 即使是它在经济和外交上的死敌——英国清教徒,也无法抑制对法国丝绸、挂毯、瓷器、镜子、钟表和精美家具的渴望。 “时尚之于法国,就像秘鲁金矿之于西班牙。” 路易十四的财政部长科尔贝特有一个著名的结论:如果巴黎的奢侈品产业消失,法国的国际主导地位也将被摧毁。

法式生活方式

走进保罗盖蒂博物馆的展厅,你突然仿佛走进了18世纪巴黎的圣日耳曼和圣安妮宅邸。 从时尚到收藏,从美食到文学,从宗教仪式到科学实验——巴黎的金融新贵将仪式化的日常生活和文化教养变成了优雅的表演艺术。 以“天府之城”为舞台的“私人生活”由此成为社会新风尚。

在这里,时间是永恒的主题。 各种各样的公共钟表、家用摆钟和手表体现了巴黎人近乎机械的生活节奏和精确的时间观念。 大资本家特别喜欢在肖像中表现出他们勤奋工作的严谨形象,而他们办公桌上的时钟往往是点睛之笔。 然而,无处不在的时钟也是死亡投下的阴影。 画家菲利普·梅西耶 (Philip Messier) 抱怨道:“每个壁炉上方都挂着一个摆钟,这是一种悲伤的时尚。你看着自己的生命溜走,而它的任何时刻都永远消失了。回来吧。” 然而,顶级富豪却能把“悲伤的时尚”变成“奢华的欢乐”,比如安德烈·查尔斯·布尔设计的镀金立钟,钟壳上方的时间公公跪拜在丘比特面前。 弓箭之下。

说起巴黎上流社会的公共表演艺术,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女士们的着装仪式。 这个仪式是由路易十四和他的母亲安妮开创的。 后来,贵族、大资本家纷纷效仿,邀请客人参观他们的梳妆台,从而将这种皇家礼仪变成了旨在彰显时尚品位的行为艺术——一个现代的维纳斯将她的魅力展现在众人面前。 充满私密性和私人意义的着装无疑是最理想的道具:布满蕾丝和锦缎的梳妆台,镶嵌金银的梳妆镜,各种香水、化妆品和珠宝。 它实际上讲述了同一个故事——“美是如何产生的”。

在18世纪的巴黎,上流社会的奢华与实用主义总是齐头并进,巴黎议会元老加布里埃尔·伯纳德·德·里厄的肖像就证明了这一点。 在莫里斯·昆汀·德拉图尔的这幅画中,加布里埃尔坐在富丽堂皇的家庭办公室里,周围摆满了书籍、报纸、钢笔、地球仪和墨水瓶架。

时尚巴黎的一次启发性实验

对于法国人来说,奢侈品本质上具有腐蚀性。 如何弥合美德与金钱之间永恒的矛盾? 巴黎人的答案是:用品味净化你的财富。

艺术收藏是渊博学识的象征,是追求文化和美德的自我表达。 在启蒙的光芒下,科学实验也上升到了艺术品味的层面。 望远镜、气压计和地球仪是巴黎豪宅中必不可少的家具。 在展览中,您将有机会看到著名的扁球钟,它可以同时显示世界主要城市北部港口的平均时间、太阳时和潮汐时间。 最离奇的发明无疑是半吊子科学家约瑟夫·邦尼尔·德拉·莫森的“机械图画”。 无形的发条赋予了画面中的人物生动的生命力。 相框上的三个时钟可以分别指示时间、太阳和月亮。 和年份。 这也是“科学时代”的一个缩影:怪诞与活力、理性与感性齐头并进。

然而,巴黎一天的亮点是晚饭后的祈祷时间。 理性的时代也是宗教的时代。 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根据展览手册中米米·赫尔曼的描述,当时电灯和燃气灯尚未发明。 夜晚,“浓密的黑暗中包裹着一丝闪烁的小光”。 唯一的光线来自贵金属、家具和瓷器的镀层、衣服上的珍珠光芒、珠宝的光泽,或许还有展出的“最豪华的皇家餐桌”。 餐桌上堆满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洛可可式银器、品种繁多的调味品、烛台和餐具,中央是一个独立的装饰架,上面摆满了鲜花和水果。

当然,巴黎的奢华并不适合所有人。 至少,在卢梭看来,所谓的时尚之都无非是“人类的深渊”。 不过,我们不要忘记,就美学而言,卢梭也是一位时尚大师。 他所倡导的“自然质朴”风格开创了新的文学流派。 另一方面,“大众奢侈品”的水货贸易,让原本贵族富商专属的窗帘、卡表、壁纸、咖啡壶、热水瓶等走进了中产阶级甚至部分中产阶级的生活。平民。 这就是“奢侈品行业”。 民主化”。 事实上,巴黎从来没有买过王室的账。 路易十五甚至下令在巴黎周围修建一条从凡尔赛到圣但尼的环路。 难怪历史学家科林·琼斯将18世纪的巴黎称为“无主的启蒙之城”——它是享誉世界的时尚和品味之都,也是自然科学和正义的发源地。